<strike id="zprhh"></strike>

      旅游攻略首頁> 旅游攻略> 自駕游攻略

      齊王寨景區游記攻略

      2018-07-08發布

        連續幾個周末都是陰雨連綿,縮在蝸居聽著窗外的雨聲,看著無聊的電視劇,真感覺不僅心里是涼涼的,連身上都覺得好象也潮濕的要發霉了。終于迎來了一個陽光燦爛的周末,我和老公決定要出去走走。網上瀏覽了一番,未見有出行的帖子,到某俱樂部報名有因人數不夠不成團,于是決定自己走。給啤酒泡泡和三月天打了電話,可他們已經陪父母乘上了赴華山的列車,但泡泡給我們提供了一個信息,新鄉一個新批的戶外俱樂部組織會員到齊王寨去,雖然搞不明白這地方怎么樣,但對于我來說去看什么地方并不重要,只要能到人煙稀少,風景尚可的地方走走,放飛一下心情即可。正巧長葛驢友青山也在家急的抓耳撓腮,一拍既合要求同行,健身房的朋友子游聽說后也大感興趣,于是一行4人就開上我們家的破吉普上了路。

        鑒于我和老公一貫都有新鄉迷路綜合癥,一進新鄉就打電話同新鄉的小豫(音)聯系接頭地點,小豫熱心的告訴我直走,到了平原路左轉,于是4人8雙眼緊盯路標,奇怪的是新鄉的路標非常難懂,路上方的標明的路名和前方交叉口的路名不一致,明明前方有個小公園,正是小豫說的轉彎的標志,可路口前上方的路標上卻沒有他說的路名,車過路口時往橫向方向的路口的小路標上一看,正是小豫說的路口,可已經晚了。無奈之下又打電話找小豫,小豫說我去接你們。正當我們圍著文化宮的大轉盤轉圈時,救星小豫出現了。

        同小豫一聊,才知道新鄉戶外運動起步很晚,小豫新批下來的俱樂部是新鄉的首家俱樂部,而且來報名參加的客人對戶外運動也不了解,許多人甚至搞不清和旅行社有什么不同,只知道是要出去玩,大部分人沒有裝備,甚至還有很多人還穿著皮鞋,看來小豫處在非常艱難的創業階段,想要把自己的俱樂部辦下去,首先要從讓人們了解什么是戶外運動,必須從零開始。但越是這種未開發的市場就越有前途,不遠的將來這些人一定會成為新鄉戶外運動的基本力量。由于子游也沒有裝備,我們就提前讓小雨給他帶了背囊,睡袋和防潮墊,本來建議子游只買下睡袋和防潮墊,如果打算繼續參加活動在買背囊,事實上在旅途結束是體驗到戶外運動魅力的子游毅然決然的將全部裝備都買了下來。相信小豫的團友中也會從此再也離不開戶外運動的隊伍。這時我們對即將要去的齊王寨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順著去山西陵川的公路,過了去往郭亮,萬仙山的路口繼續前行十公里左右,前方出現一個三叉口水庫,順著水庫邊的公路繼續前行,過兩個隧道后,再過一個橋,向右轉既進入景區的大門前。

        過了橋后,路右邊一幅什么畫印入眼簾,畫面是一個日本兵手持三八大蓋站在那里,一瞬間感到很莫名其妙,這是什么?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前方又出現了類似的牌子,這回畫面是幾個鬼子,真是吃錯藥了,干嘛弄點這樣的畫面。定睛一看總算明白了原來是前段時間馮小寧把這里當成外景地拍攝了喜劇“舉起手來”,當地為了宣傳把劇照樹在路兩邊,但不管怎么說弄一日本兵把在門口確實給人一種很別扭的感覺,真不明白當地領導是怎么想的。在景區門口小豫開始和景區協商我們的門票問題,我們利用這個時間了解了景區的具體情況,景區分兩條溝,左手上山的方向通往齊王寨,相傳齊王曾在此隱居而得名,右手的路通往另一條溝天柱山,進溝后將景點看完可找向導翻山穿越到另一條溝,于是我們決定將車停在山下,徒步穿越晚上住在山上。

        車可以一直開道山上的齊王寨,順路上山覺得很無聊,轉過一個彎,前方遠處出現一個大瀑布,一條小路通往瀑布方向,我們脫離大路,順小路沿著溪水上行,路的一側開滿了各色野花,紫的紅的黃的真漂亮,柿子樹上也掛滿了青色的果實,而山楂樹上則掛滿了紅瑪瑙般的果實,另一側潺潺的小溪濺著快樂的水花向山下流淌,前方是墻壁般的絕壁,瀑布從上方飛流而下,美景使在城里拍慣美女而初次出游的子游創作欲大增,簡直就走不動路,有了這位色友同行,我也就沒有拍照的念頭了,反正拍攝美景照片的任務都交給他就可以了。過了一個小小采石場,路到了盡頭,我們開始在河灘上尋路而行,此時新鄉的驢友在兩個領隊的帶領下早已走的不見蹤影,只有小豫還和我們在一起,很擔心到瀑布前沒有同往上面大路的路,所以一直觀察路邊是否有上去的路,前方出現一座廢棄的石屋,那一定就有路了,果然在石屋旁找到一條在灌木中時隱時現的小道,手腳并用攀緣而上,終于有回到景區的大道上,此時我們已經來到瀑布下。

        順著景區的大道繼續前行,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隧道,進洞后里面伸手不見五指,手忙腳亂從頭包中找出頭燈和手電,卻連2米都難以照亮,于是干脆摸黑前進,因為怕撞到墻上,只好象盲人一樣用登山杖在前面探路,出了隧道不遠,前方又出現一個隧道,隧道旁邊有一條小路,路邊大石上刻有“齊王古道”,很想從那里走,但路不熟前方又有新鄉驢友在等,只好忍痛割愛繼續前行,出了第二條隧道我們已身處瀑布的正上方,前方出現一條非常漂亮的峽谷,一邊是景區修的水泥路,一邊是小溪。此處又謀殺了子游很多膠片,啊不對他用的是數碼相機。出了峽谷前方豁然開朗,當地山民吃驚的看著我們背著的大大的包,擔心地問我們包沉不沉,看來此處還很少有驢族出現。正當我們的水基本喝完時,路邊出現一個泉眼,我們痛痛快快地喝飽清涼的山泉,又將水壺灌滿。如此這般當我們磨磨噌噌來到齊王山莊時,新鄉的驢友早已吃過午餐在此休息。他們有很多人沒有裝備,晚上就住在這里的農家,可我們不想走回頭路,而且也不好意思讓他們久等,于是和小豫商量分頭行動。我們在山莊小溪旁埋鍋造飯時,他們就出發了。吃著飯又委托山莊的負責人老牛幫我們找向導,老牛是三叉口鄉政府的工作人員,在景區幫助工作,等了好久,向導終于來了,也姓牛。

        我們把我們的意圖對老牛講了半天,老牛終于弄懂這群人純屬吃飽撐的,有房不住,有車不坐,有路不走,非要背著大包去走山民們走的羊腸小道。但老牛還是愉快的接受了我們,他帶我們一邊走一邊得意的告訴我們山上到處都是路,指著對面的山上隱約可見的一條小路告訴我們那就是齊王古道,可以一直走到齊王寨,齊王曾在那里隱居過。途中路遇一個人家,老牛突然停下,爬上路邊的石墻旁的蘋果樹,摘蘋果給我們吃,雖然蘋果的品種不是太好,可味道很好,吃著蘋果老牛又給我們講山上的路很多,每個山頭都可以上到頂,老公,青山,子游三人一排崇敬地仰望高山的鏡頭留在了我的鏡頭內。離開小屋開始上山,山上有很多野花野果,最多是柿樹和山楂樹,可惜還沒成熟。但在山上發現了幾棵酸棗樹

        從這里向對面望去,我們都被震驚了,溝的對面是整整一面絕壁,規模宏大。子游在此又有作品,我開玩笑對他說,以后多和我們出來吧,別老呆在鄭州拍美女了,也拍拍這山這水這人,還有那滿山遍野的花果。子游宜有同感。下了個山坡,前方出現一個小小的山村,這里的山村都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很多人家搬下山,很有特色的石屋十家九空,村子里有引山泉而建的水井還有石碾,另我們這些城里的人非常神往,開玩笑要將空屋買下當別墅。途中一種象倒掛金鐘般的紫色小花非常漂亮,老牛說那是沙參,還有粉色的是山荊芥等等。因為老牛晚上還要趕回齊王寨,所以在可以看到山下水庫的地方我們分手了,分手前老牛詳細的告訴我們怎么走,然后才依依惜別。順著小路下山,遠遠山下有個小村子,聽到村里的狗在狂吠,大約是聽到我們這群陌生人的腳步聲,我一貫怕狗,當然是大狗,像驢友大紅包的金龍是愛都愛不夠,牽著金龍走路的話,絕對是不知疲倦的。青山說不用怕,你手上不是有打狗棍嗎?仔細觀察狗是栓著的,于是放心大膽的穿村而過。

        前方就是老牛說的看水庫的人住的小院,他建議我們在大壩附近扎營。等到了大壩才發現根本沒法扎營,因為雖有滿水庫的水,但周圍都是絕壁,離水面很遠根本取不到水,水很大漫過大壩留到下面的峽谷里,往下望去,另人眩暈。老公他們在大壩休息,我獨自一人過了大壩,爬到對面山上探路,上面是玉米地,在這兒我遇到了程嫂。

        正當大家又累又餓找不到有水源的營地時,去探路的我遇上了在地里摘豆角的程嫂,問她附近有水源可以住的地方時,程嫂吃驚的望著突然冒出來的我,說有,你怎么來的有車嗎?我告訴她是翻山徒步過來的,她更吃驚了。我又回去找到老公他們,重新背上包回到遇上程嫂的地方,打算跟她一起去她們村,上了坡出現兩條路,程嫂說另一條是到山西的,和郭亮一樣這里是兩省交界。到了村里,這個村里的人也有很多去了山下,也有空屋,但有數的幾家人都好奇的出來看我們,我跟程嫂說我們可以住在你們家院里嗎?程嫂爽快的答應了,沒進門就聽見一陣犬吠,程嫂安慰我說是只小狗。來到她家我們趁天還沒黑,抓緊時間扎帳篷,一完工我馬上躺在里面就不想起來,程嫂問我們要不要給我們作飯,想到打攪他們家正好吃飯明天給飯錢,也算讓他們有點收入,就讓程嫂給我們作點面條。于是躺在帳中朦朧睡去,還聽到那條小狗因為有生人在不停的叫。

        不知過了多久,聽見帳篷上面蓬蓬響,青山在喊下雨了下雨了,驚醒鉆出帳只見滿天星斗,一條乳白色的銀河橫跨天空,這樣美麗的星空是城市里無論如何看不到的。晚餐是程嫂用剛摘的豆角作菜下的面條,很好吃,尤其里面的豆角面面,很新鮮。我們帶的雞翅有點變質,拿出來賄賂程嫂家的小狗,小狗叼起雞翅跑到一邊,吃完又回來,這樣我們慢慢同它建立起感情,吃完飯我就先回帳休息,老公他們接著喝酒聊天。大約9點多鐘我起來方便時,天空已完全變了,滿天的星斗不見了,只有一輪明月高掛天空,把大地照的一片明亮,多美啊,一晚上看到不同的兩種天空,這也是戶外運動的魅力所在,讓你如此的親近大自然,清晰地感受他的每一點變化。這一夜睡的非常香,雖然小狗整夜是不是的叫喚。清晨起來我們為了減輕行李,就沒讓程嫂作飯,吃自己帶的東西,小狗又在圍著我們轉,于是我們就把火腿腸,點心等給它吃,并把一根雞毛插在它的項圈上,它就帶著雞毛滿院跑,于是我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酋長,我們給它一塊點心,它一邊吃一邊驅趕著在旁邊窺視它食物的母雞,終于那只雞趁它不備,叼走了那塊點心,于是酋長帶著那根雞毛滿院追趕那只雞。直到我們走時那只雞又出現在院里,仇人相間分外眼紅,酋長仍憤怒的追趕那只雞。這時它和我們已成朋友,尤其是子游它更覺中意,不停的圍著他啃他的鞋玩。告別前我們要把飯錢給程嫂,她說什么都不肯收,這讓我們很過意不去,于是讓我們的攝影師子游給他們夫婦照了幾張相,準備給他們寄去,留做紀念。他們夫婦又把我們要去的天柱峰的路告訴我們一直把我們送出院,走了好遠回頭望去,他們夫婦還在高處目送著我們。

        離開程嫂家向山下走去,轉過一道彎,山下景色盡收眼底,正前方有一奇峰,一看就知道那就是天柱峰了,因為很形象的名字,難得的是它可是天然生成。下到溝底就進入天柱峰景區,右手有條溝,比起齊王寨由于開發的不嚴重,這邊更多的是天然的景色,應該驢友們會更喜歡這里,兩側是絕壁青山,中間是潺潺溪流。唯一的人工痕跡就是為方便行人而設的踏腳石和小木橋,色友子游這一路始終是落在最后,倒不是走不動,而是美景時時刺激他的創作神經,另他難以移步向前。先作一廣告子游已將他的大作貼出,請各位欣賞,也在快旅版塊。順著峽谷溯流而上,前方出現一個小小的發電站,程嫂的老公就在那里工作,電站前上方就是前一天我們曾經通過的天橋,站在天橋向下面望另人目眩,從這里仰望大壩我終于弄明白老牛說到天柱溝要過天橋下天梯的意思了。原來就在大壩壩體上有條逶迤而下的鐵梯,很險。水小時從電站的水管中流出,大壩上是沒有水流的,那時可以緣梯而下,而現在水大就從壩上溢出,天梯就成了水簾洞被封閉了。

        看完電站原路返回溝口,在這里我們同部分新鄉的驢友相遇,原來他們是在齊王寨看完,有乘車來到這邊的,據他們說新鄉的驢友也分成兩隊,一隊有裝備在外露營,一隊在農家腐敗。說是一部分人打算穿越到這邊,我們不禁為他們捏把汗,如果他們走我們前一天的路,穿著皮鞋帶著孩子,不到下午3,4點他們不可能下山。和他們分手后我們開始向景區門口返回,途中遇到了小豫帶了幾位身強力壯的向溝內走來,原來他們沒走我們走的路,而是返回景區門口,一部分人在停車場等候,一部分意憂未盡的又徒步進溝,我們約好到景區門口再見就又分手,到了門口附近我們在小溪旁找了塊蔭涼的地方,作飯等他們回來,我作飯時老公跑到小溪的水潭中戲水去暑,吃完飯我煮了紅茶,而青山煮了苦丁茶,喝茶在溪邊的大石上躺下休息,真是樂不思蜀。

        大約下午兩點小豫帶著他的隊員回來了,我們一起回到景區大門口,在這里雙方愉快的合影留念,并相約有機會再同游,而子游則義無返顧的買下所有小豫給他帶來的裝備,決定當一名橫跨色界驢界的兩棲之友,至此我們及新鄉驢友共同踏上回家的旅途。

      分享到

      亚洲精品在线观看

      <strike id="zprhh"></strike>